English
邮箱
联系我们
网站地图
邮箱
旧版回顾



qq钻代码 :西安日系车车主遇示威人群被重击头部砸穿颅骨

文章来源:中国科学报    发布时间:2019-07-20 05:59:00  【字号:      】

 反对派如果否决政改方案,必然遭到主流民意唾弃。但吊诡之处在于,他们未必需要照顾主流民意,而只需要照顾到自己那部分支持者。现在如果否决方案,将来会不会被“票债票偿”,是反对派目前最大的考虑。换言之,反对派对政改的思考,只是从自己的利益而非香港的整体利益出发。

 刑法第三百一十六条第二款规定,劫夺押解途中的罪犯、被告人、犯罪嫌疑人的,处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情节严重的,处7年以上有期徒刑。任何亲情大义都不能逾越法律,法律是社会公平正义的保障、伦理道德的底线,践踏国家法律尊严的情义是扭曲,超越了人类正常的情感范畴。

 如果方案不过,香港政制并不会倒退,只是会原地踏步,特首选举和立法会选举仍将沿用过去的制度。而政改何时能够重启,则是一个无法回答的问题,没有任何一个文件或法律对此有规定。可以想象,如果这次政改受挫,中央和特区政府短时间内都不会有足够理由去重启这个耗费巨大社会成本的工程。

 反对派如果否决政改方案,必然遭到主流民意唾弃。但吊诡之处在于,他们未必需要照顾主流民意,而只需要照顾到自己那部分支持者。现在如果否决方案,将来会不会被“票债票偿”,是反对派目前最大的考虑。换言之,反对派对政改的思考,只是从自己的利益而非香港的整体利益出发。

 如果说高管减持是对改革牛市的一个理性的反应的话,那么,某种程度上,高管减持,是一个令人尴尬的悖论:一个政府有力量控制的股市,获取利益的却注定不是散户。更令人不安的是,如果股市也要讲政治,而不是市场决定,在不透明的权力之下,往往延生出来各种内幕交易,而散户往往扮演的是火中取栗的接盘侠。

 “朝鲜弃核悲观论”助推了朝鲜在拥核的非理性道路上狂奔。




(责任编辑:刘翰藻)

附件:

专题推荐

相关新闻


© 1996 - 2017 中国科学院 版权所有 京ICP备05002857号  京公网安备110402500047号   联系我们

地址:北京市三里河路52号 邮编:1008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