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邮箱
联系我们
网站地图
邮箱
旧版回顾



qq晒号是什么 :台海巡舰护送保钓船前往钓鱼岛与日舰碰撞

文章来源:中国科学报    发布时间:2019-02-20 08:24:37  【字号:      】

 类似这样的细节话语有太多,限于篇幅,我无法一一罗列。顾老师的话,不是官方那种危机公关的大话套话,而是所思所想的自然流露。我也做过老师,可以说是感同身受。迄今为止,我依然记得,我们年级一位女老师在教师节接受家长几个苹果,后来不幸成为 “受贿”、 “师德败坏”的罪证,那位女老师当时就被批评得哑口无言目瞪口呆。那种现状,也许就是拜每年都火热的 “教师节送礼”的主题报道所赐吧。

 我不是马后炮。从一开始,对这事,我没有半点义愤填膺的感觉,而且很怀疑顾老师很可能因为自己的 “太天真”,不小心栽进人们 “师德焦虑症”的陷阱里面了。现在,仔细看完顾老师的相关表达,我反而想提议,也许我们更应该有勇气去把 “伞下师生”视为一道风景。

 从青岛大虾到哈尔滨天价鱼事件,折射了官商结合、警匪一家,以及地方政府部门官官相护的地方生存状态,反应了整个旅游市场一片混乱的不堪景象,全国上下概莫能外,青鸟和哈尔滨也只是冰山一角,中国旅游业还处在非常低级的发展阶段。

 不只是这个事件,可以看到,在很多社会问题和公共事件上,网络都扮演着这种 “情绪放大器”的角色,将网络愤怒叠加到其他愤怒之上,以正义的名义去消费其他情绪,热衷于浇油,用愤怒生产愤怒,用愤怒叠加愤怒,用愤怒放大愤怒,结果就是不断哄抬着本就弥漫的社会戾气,使舆论空间被愤怒雾霾所笼罩。

 在北京上海这样的城市,压力最大,最纠结,最没有幸福感的应该就是月收入上万的中产阶层了。有人说,70后、80后是中产阶层的主体,靠工资薪金谋生的专业技术人员、大公司职员和普通公务员,也属于中产阶层。

 从传统的 “男尊女卑”,到现在的 “生女幸福指数高”, “男女平等”这个宏大命题显然遭遇到了 “矫枉过正”。表面上讲,这是无数家庭对于生活痛楚的反思所致,但根本原因却应该在于,我国三十多年的城镇化建设以来,有两项指标或两项任务完全超出了政府的预期与控制范围:一是,我国的房价尤其一些大城市或一线城市的房价,已经远远超出了政府的控制范围;二是,在计划生育过程中,在传统的重男轻女思想左右下,我国男性数量超过了女性3000万之多,导致女性的身价越来越高,而男生的身价,则一般需要搭上房子和礼金以及婚后的恭敬,才能与女性身价保持平等。




(责任编辑:刘晨涛)

附件:

专题推荐

相关新闻


© 1996 - 2017 中国科学院 版权所有 京ICP备05002857号  京公网安备110402500047号   联系我们

地址:北京市三里河路52号 邮编:1008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