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邮箱
联系我们
网站地图
邮箱
旧版回顾



qq仙侠传天外辅助z :魏民:中日韩经济合作向何处去

文章来源:中国科学报    发布时间:2019-04-22 09:25:17  【字号:      】

 秦朔是《第一财经日报》原总编辑,他在文章中大段回忆他与王石的友情。我读那篇文章的时候,总觉得这种高调的深情厚谊有点别扭――作为一个财经媒体的总编辑,他与一个知名企业家,是如何成为好朋友的呢 ?如何判断其友谊的“纯洁性”呢 ?当万科这家公司出现负面新闻的时候,作为这家公司董事长的好朋友,一个财经媒体的总编辑,是否会考虑他与董事长之间的友情呢 ?

 我一直有一个观点——收入差距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这种差距从何而来,和产生差距之后,要怎么样通过社会政策来校正。存在差距不会死人,只有你抢了我的钱,我才会跟你玩命。

 我们不会忘记给予中国人民道义和物质等方面支持的国家和国际友人,不会忘记在南京大屠杀和其他惨案中为中国难民提供帮助的外国朋友,不会忘记同中国军队并肩作战、冒险开辟驼峰航线的美国飞虎队,不会忘记不远万里前来中国救死扶伤的白求恩、柯棣华医生等外国医护人员,不会忘记真实报道和宣传中国抗战业绩的外国记者,不会忘记在中国战场上英勇献身的苏军烈士 !中国人民将永远铭记各国人民为中国人民抗日战争胜利作出的宝贵贡献 !

 山西大学教授孙淑云多年从事劳动与社会保障法律问题研究。在她看来,与刘伶利的案例类似,现实中有很多用人单位都是以劳动合同有约定为借口,达到违法的目的。这样的合同内容就是“黑条款”,实际上这是戕害劳动者利益的规定,给用人单位带来随意解释的空间。

 实际上,批评中国社会普遍缺乏科学的精神肯定是不受欢迎的,因为“科学”似乎在中国大地极为深入人心,我们甚至于把所有好的或者有道理的东西都说成是“科学的”,所有不好的或者没有道理的东西都说成是“不科学的”,这在科学的发源地欧洲和科学最发达的美国都是不可想象的。这其实是“泛科学化”的体现,导致“科学”这两个字在中国已经基本上失去了其本来的意义。

 这样,罚款能否降得住广场舞,就真的是个无法回避的问题了。出台规定不难,难的是对规定的落实。太多的人(包括我)讨厌广场舞,但讨厌不等于广场舞没有其存在的必要。正如一位网友所言:“广场舞本无错,错的是高噪音。既然国家标准是55分贝,超了后警察为什么不能治安处罚或拘留 ?”可见,噪音污染的标准早就有了,广场舞在法定的标准内进行,不论你我喜欢与否,都得允许那些大妈们尽情去跳。相反,超出规定的分贝,还有超出规定的时段,广场舞才违法。对于这类违法的地方,早就该相关部门去管理了。早该出手的事情迟迟不见出手,要么是环保法在中国过于弱势,要么广场舞制造的噪音污染对执法部门无利可图,不然,早有执法部门去执法了。




(责任编辑:刘高阳)

附件:

专题推荐

相关新闻


© 1996 - 2017 中国科学院 版权所有 京ICP备05002857号  京公网安备110402500047号   联系我们

地址:北京市三里河路52号 邮编:1008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