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邮箱
联系我们
网站地图
邮箱
旧版回顾



qqjava软件下载 :毛岸青邵华骨灰安葬于湖南杨开慧烈士陵园(图)

文章来源:中国科学报    发布时间:2019-05-21 05:28:16  【字号:      】

 在中国的历史教科书上,“南京大屠杀”很像是一个名词解释,数字和事件也只有寥寥数笔的简述,很难让人感受到血与火的悲情。这样的历史记忆,注定不可能产生真正的警示价值。而民间关于这场大屠杀的表达,零散又错乱,无法传递出历史的真实理性。

 为了一个美好的旅程而出发,因为一场“龙卷风”而倾覆。这样的故事,太沉重也太多。面对每一次这样的无妄之灾,仿佛无处也无需追究“人”的原因。这就如同,在历史上,无数次血流成河,有时候一场运动就将社会倾覆,往往也就被一句“历史的必然”概括。

 他们各有分工。你看他们占据旅游景点显著位置播放录像录音和摆放宣传栏,画面和图像内容血腥残忍,大多是反映FLG人员在国内遭受的种种迫害,内容大多拼凑编造,以期吸引大陆游客关注,其内容和台湾的美景、美食完全格格不入;你看他们手拿各种FLG宣传品,内容绝大部分涉及对大陆政治制度的攻击,而真正宣传FLG功法神奇的却绝无仅有,完全是一支政治组织的模样;你看他们会身着统一服装静坐一排打坐练功,像是在表现他们的安静软弱和与世无争,为这个邪教组织挡一块遮羞布。最为搞笑的是那些缠着大陆游客乞求游客退党退团退少先队(所谓“三退”)的FLG人员,本人在旅游胜地日月潭碰巧成了他们动员“三 退”的目标。他们先是说已有一亿二千万人退了共产党,可咱知道共产党统共也没有那么多人呀,接下来的场景才让我“茅塞顿开”。

 在历史教科书之外,在国家公祭读本之外,接下来,还应该有更多能够提供清晰记录和价值警示的好作品。毕竟,历史记忆不可能只靠“官方”来书写。事实上,全世界记录纳粹极权罪恶的最好作品,很多都是个体记录,都是证人声音。比如,维克多・克莱普勒《我会作见证》、安妮・弗兰克的《女孩日记》、凯尔泰斯・伊姆莱的《船夫日记》、埃利・威瑟尔的《夜》以及普利摩・利瓦伊的《如果这是一个人》,就影响着无数人。

 他俩是很平庸的,就算干出业绩,了不得评个先进,还不一定有物质奖励,或者有,但大家平分。然而,他俩又是必不可少的,因为基层办事员是政界的基石,具体事情总是要有人来做的,也许有一天他俩能坐到孙悟空的职位,不过即使坐到了,也和孙悟空一样,疲于奔命。

 持这种观点的人,也许多没经过认真的思考,并非真正认为“死刑就可以遏制拐卖儿童”,而是表达情绪。其一,表达的是对拐卖儿童者极端强烈的愤慨,潜台词是“这些人怎么还不去死啊”。其二,表达的是对当下相关部门打击拐卖儿童这种犯罪行为很不力的不满,潜台词是“为什么不出台更给力的措施啊”。其三,表达是一种恐惧,担心自己的孩子受到伤害,幼吾幼以及人之幼,像一个暴怒的母亲护着自己的孩子,愤怒得浑身发抖,无奈无力中集体大吼:怎么不让那些拐卖儿童的恶人去死啊!




(责任编辑:刘康适)

附件:

专题推荐

相关新闻


© 1996 - 2017 中国科学院 版权所有 京ICP备05002857号  京公网安备110402500047号   联系我们

地址:北京市三里河路52号 邮编:1008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