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邮箱
联系我们
网站地图
邮箱
旧版回顾



穿着丁字裤做爱:汤嘉琛:处长受贿千万引“小官大贪”之忧

文章来源:中国科学报    发布时间:2019-02-19 20:11:47  【字号:      】

 一是如何对待博客抄袭?刘钢抄袭的文章不是发表在刊物上的论文,不是评定职称,而是发在科学网的实名博客上。博客抄袭很常见,但是抄袭就是抄袭,发在哪里丝毫不影响对抄袭的认定,哪怕没有通过抄袭谋求私利也不等于抄袭就可容忍。

 于是,激励效应产生了。有金牌,从体育部门到行政划分,条条线线上的领导都会有面子。至于金牌怎么产生的、运动员是怎么培养和选拔出来的,不必在意。既然我们只需要一只可以拎出去夸耀的 “世界第一蛋”,又何必在意下蛋的机制、有没有激素催生呢?

 美联储义无反顾开始了近十年来的第一次加息,华盛顿的蝴蝶翅膀潇洒地轻轻抖动了一下,但立刻在世界金融市场掀起了一场猛烈的风暴。当中国股市还以 “利空出尽即利好”对美元加息欢欣鼓舞之际,在万里之遥的阿根廷,一场灾难发生了,这个国家的货币比索开始了崩溃性的暴跌。

  

 其实,如果你是领导,不一定自己写写画画,有点儿收藏爱好也是可以的。古玩、玉石、字画,都有人买了送。前段时间落马的安徽副省长倪发科,据称就每天晚上把玩铺满地板的玉石。诸如此类,不一而足,公号 “一撇一捺”的文章已经披露了太多玩法和细节。

 学术界又现抄袭门,这次的 “主角”是中国社科院哲学研究所研究员刘钢。刘钢于7月8日在科学网实名博客发布了一篇关于换头手术的文章,随后有网友发现,这篇文章和别人此前发表在报纸上的文章大段落地一致。面对质疑,刘钢微博回应称 “我承认那篇文章就是剽窃了,又当如何”、 “什么是脸”。目前,刘钢已将上述言论全部删除。(《北京青年报》7月12日)




(责任编辑:刘彦君)

附件:

专题推荐

相关新闻


© 1996 - 2017 中国科学院 版权所有 京ICP备05002857号  京公网安备110402500047号   联系我们

地址:北京市三里河路52号 邮编:1008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