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邮箱
联系我们
网站地图
邮箱
旧版回顾



轻轻咬着她的乳头:村官非法占地建别墅获利4000万

文章来源:中国科学报    发布时间:2019-08-23 10:18:47  【字号:      】

 回到之前的问题,为什么袁部长和徐岚女士一碰到意识形态问题,就遭到这么激烈的反弹呢?想要偷懒的话,我们当然可以继续用 “一小撮 ”、 “别有用心 ”等字样来搪塞舆论,但岛叔说过,众声喧哗,是今后舆论场的常态,也是我们必须面对的。

 美国进步运动发起的前提是新闻记者对社会现状的揭露, “扒粪运动 ”客观上起到了社会动员的作用。但目前中国媒体所享有的新闻自由非常有限,生存环境很逼仄,调查记者大量转型,新闻监督难以蔚然成风,纵然有个别丑闻被披露出来,也往往是虎头蛇尾,开始时声势浩大,最终却总是大事化小甚至不了了之,难以形成广泛深刻的公共讨论,更谈不上从根源上的纠错。于是,丑闻也只是丑闻而已,除了让人感到愤怒和无力之外,别无他用。

 废除 “985 ”、 “211 ”仅仅是让大学更加公平的一条路径。除了公众希望废除资源配置上的差异体制,公众还希望取消大学的行政级别。现在大学有部级大学,有副省级大学,有地市级大学;校长有省部级、正厅级,还有地市级,无论是学校还是校长,似乎从来都被固化了身份。这像是等级森严的官位,不可逾越。而这一点,也是阻碍我国广大高校朝向更加公平路向发展的阻碍。

 4月21日,上海交通大学教授赵立平的一条朋友圈引起了不少人关注:他将辞职以个人身份申诉科技部,抗争在申请食品重大专项中将其淘汰出局的形式审查,称 “有着严重的‘程序不合理’的问题 ”。赵立平也是《知识分子》的作者,他是肠道菌群的专家,有较高的声望。他与科技部发生了什么冲突?引起了很多人的评论。

 中国在过去三十年的发展中,其实积累了非常多的经验,但我们做得好,却讲不出、讲不明白。而现在的舆论格局是,你说你是对的,那你最好证明给我看。所以,如果我们没能总结出几条道道来,开口闭口还是过去的那套斗争理论,就显得 “不合时宜 ”了。这是理论和实践脱节的问题。

 中国工程院院士李连达早在2012年,国家审计局公布 “8个重大专项有93%应验收课题未完成验收 ”, “有2个专项134个十一五课题尚未验收 ”, “并提到84个课题的2401项成果中有582项是用其他科研课题的成果冲抵的 ”这一消息时,就写文章称――




(责任编辑:刘博延)

附件:

专题推荐

相关新闻


© 1996 - 2017 中国科学院 版权所有 京ICP备05002857号  京公网安备110402500047号   联系我们

地址:北京市三里河路52号 邮编:1008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