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邮箱
联系我们
网站地图
邮箱
旧版回顾



地铁或公交车性骚扰小说:苏文洋:韶山观毛泽东巨幅绒绣像有感

文章来源:中国科学报    发布时间:2019-04-25 16:59:14  【字号:      】

 顺着老罗的思维,在这篇豆瓣热门影评的一轮拳脚之下,其余电影自也无一幸免均是鼻青脸肿:“当姜文在《让太阳照常升起》里啪啪放枪时,观众似乎没有警惕地意识到这件事情,直到他在《让子弹飞》里砍掉了假黄四郎的脑袋…如果说《让子弹飞》里的姜文砍掉无辜者的脑袋来煽动群众,是在以成年人的革命血腥向残酷年代致敬,那么《一步之遥》就是以童年人的方式,来展示无知年代的爱情。在混乱的、狂欢的、光怪陆离的《一步之遥》里,我看到姜文故事很简单,就是当革命小将遭遇爱情。”

 家住云南省文山州广南县八宝镇坝哈村韦树福,有一对孩子,生活的轨迹无非是日出而作日落而息,贫困却也平静。去年10月份,这份平静被打破,6岁的女儿韦金秋在一次全县幼儿园学生体检中被发现患有贫血。经过几次转院检查后,最终被确定为β重型地中海贫血。面对数十万元的骨髓移植手术以及仅押金就需要30万元的天文数字,韦树福选择了自学《本草纲目》。近日,他用了这种烟熏疗法开始自行为女儿治病。(11月26日《大河报》)

 环球时报大约是早就料到有此一幕,“近年来每临这个日子,中国社会都会出现围绕这位新中国开国领袖功过是非的激烈争论,今年大概不会例外”:“今天的现实政治还同毛泽东时代有着千丝万缕联系,一个人在舆论场上激烈批毛不仅是‘史学’,也有可能是对当下不满情绪的一种宣泄,甚至同时是某些人的政治宣示和站队态度。史学之争通常已很刺激,以史说今就更容易让一些人感觉很来劲。”

 学界中人如@吴法天,在对待专业问题上,也是不马虎不站队:“我痛恨人贩子,所以要求一律死刑。女人痛恨强奸犯,可以要求所有强奸犯死刑。你觉得虐待小动物者十恶不赦,所以虐待小动物者全部凌迟。这种荒唐的逻辑背后,是抛开罪责刑相适应的基本原则,抛开理性思考的情绪宣泄。你以为一律死刑就能解决贩卖儿童问题,实际上可能适得其反。民粹也是法治的大敌之一。”

 那么,问题出在哪呢,出门右转找政府:“还记得‘邵氏孤儿’吗?湖南邵阳计生部门为收取社会抚养费,将‘非法’婴幼儿强行抱走,送入邵阳福利院,统一改姓‘邵’,并与人贩子互相勾结,收买婴幼儿,并将其变为‘弃婴’,送入涉外收养渠道,从中牟利。计生部门变成了人贩子,这是典型的吃纳税人的饭,砸纳税人的锅,还卖纳税人的孩子。问题出在哪?该怎么解决?你应该比我更清楚,只是当我们真的要往下谈时,你又该说我只会把责任推给政府了,所以我知道,说再多,然并�拧!�

 不过,话又说回来,愤怒之情,其来有自,所以,微信公众号“东拉西扯”仍要说声支持,不调侃,也不戏谑:“首先,这和许多人理解的未审先判乱棍打死不一样,既然说‘判死刑’,走的还是法律程序。可以将此看做是一项修改法律的民间意见表达;其次,从现实层面看这个政府和社会,许多问题,除非民怨极大,否则改变乏力。朋友圈里大量转发‘判人贩子死刑’,可以造成‘民怨极大’的现实,令政府关注此事――虽然存在然并卵的现实,但至少,比沉默不语要好;再次,不要总担心舆论影响司法,贵国司法那么坚挺,除了权力可以影响外,屁民可以影响的空间并不大――尤其是在没有具体个案的时候。”




(责任编辑:刘蕴涵)

附件:

专题推荐

相关新闻


© 1996 - 2017 中国科学院 版权所有 京ICP备05002857号  京公网安备110402500047号   联系我们

地址:北京市三里河路52号 邮编:100864